国投中谷期货服务实体经济典型案例

国投中谷期货服务实体经济典型案例

日期:2015-04-03   点击次数:   来源:

 

 
为贯彻落实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主旨要求,切实做到充分发挥期货市场功能,服务产业、服务“三农”、服务中小微企业,国投期货一直积极响应监管号召,将“服务实体经济”作为公司经营的宗旨,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与实践,也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特选取其中典型案例,报告如下:
 
一、国投期货粮食银行案例背景
近年来国内粮食连年丰产,部分农民苦于没有仓库保存。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地区的“粮食银行”应运而生。
“粮食银行”是指储粮户(主要是农民)将暂时多余的粮食存放于粮食经营企业,储粮户拥有粮食的所有权,经营企业拥有代储期内的使用权。粮食经营企业可以通过加工、贸易等盘活粮食资源,在粮食的流动和周转中获得增值效益,这部分效益即为“粮食银行”的利润和储粮户的利息。
“粮食银行”在我国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确实能解决当前粮食产业的很多问题,而且顺应我国粮食产业政策的调整趋势,对于农民、粮食企业和政府而言,能够实现三者共赢。
近年来,东北地区玉米每年都会出现大量霉变,好粮变坏粮。“粮食银行”的集中代储功能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粮食银行”可以解决收获季节农民卖粮难的问题,以往粮食丰收的季节,也是粮价最低的时候,农民急于卖粮造成粮食供应集中,压低了市场价格。有了“粮食银行”以后,农民可以灵活选择卖粮时间。
此外,“粮食银行”还为种粮大户提供融资服务,为粮食企业降低粮食收购的资金成本。过去种植大户需要向银行贷款种粮,而粮食企业也需要向银行贷款收购粮食,这两大主体都需要向银行支付较高的利息。有了“粮食银行”之后,种粮大户可以在不转移粮食所有权的情况下,向“粮食银行”申请粮食仓单质押贷款,粮食银行也可以在某个时间段内使用一定比例的粮食,节省了收购费用。这样一来,“粮食银行”将农户和下游企业的利益捆绑到一起,减少贸易成本。
而“粮食银行”若能和期货市场结合起来,会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农产品价格波动较大,期货公司可以从套期保值、风险管理的角度,提供专业的研究服务和通道业务,为“粮食银行”的发展保驾护航;期货交易所可以给“粮食银行”提供交割仓库的资质。
如果“粮食银行”和期货结合起来,一方面,种粮户将多一个售粮渠道,可以在期货价格高的时候在期货市场售粮;另一方面,有助于活跃期货市场,更好地让期货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此外,期货价格也可以为“粮食银行”提供更加权威的价格参考。
我国是农业大国,但并非农业强国,主要的问题是规模化生产不足,未来粮食种植的规模化、机械化将是土地改革的趋势。但在规模化的进程中,粮食的储藏以及种植资金将是以个非常大的问题,如果保障粮食的安全存放以及农户种植资金的顺利周转,“粮食银行”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从2008年开始,我国玉米临储政策已经连续执行了7年的时间,我国玉米产量实现了持续稳定的增长,但1亿吨以上的国储库存也带来了巨大的财政压力,并且导致国内玉米价格远高于国外玉米,玉米、高粱、ddgs、大麦等谷物进口压力巨大。由于国内玉米价格很难再出现持续性的增长,巨大的国储库存未来将很难实现顺价抛储,这使得临储政策不再具有可持续性。所以临储改直补将是未来玉米政策改革的市场化趋势。但在目标价格直补政策下,如何对农户实现精确的直补,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而“粮食银行”的经营方式正是一个很好的探索。
综上所述,“粮食银行”是解决我国目前农业问题的有益探索。但“粮食银行”的经营风险问题仍然存在,而期货市场可以为“粮食银行”提供风险管理的工具。因此,国投期货期望通过自身的培训、指导、辅助工作,帮助推进“粮食银行”的深入落实。
 
二、国投期货粮食银行工作进展
2014年初,受产业需求的启发与引导,大连商品交易所、中粮集团以及国投期货三方汇聚,共同探讨建设粮食银行的必要性与可行性。首先,分析了我国粮食生产、贸易与流通的现状,以及粮食收储面临的问题及影响,进而深入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力求溯本求源。其次,学习了国外粮食储运市场化发展的成功经验,重点研究了美国、巴西、墨西哥三国的相关做法与成效。最后,综合以上材料,得出建立“粮食银行”的初步实施方案,明确了“粮食银行”的各方参与者,如地方政府、产业龙头企业、种粮大户、保险、银行、交易所、期货公司等,归纳其在粮食银行项目中应发挥的作用,为后续推行工作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理论基础。
2014年6月6日,国投期货承办了吉林长春粮食银行研讨会议,参会单位包括: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国家粮食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吉林省政府、产粮区县政府、中粮集团、其他关联单位、大连商品交易所、银行、保险公司以及农民代表等。会上,中粮集团及当地种粮大户分别介绍了“粮食银行”的经验和目前存在的问题,吉林省政府介绍了地方政策支持情况,大连商品交易所介绍了期货市场支持“粮食银行”的途径,保险公司介绍了支持“粮食银行”的相关保险产品,其他关联政府部门也阐述了可能获得的国家政策支持等。本次会议基本搭建完成了粮食银行的运行模式框架,着重讨论了如何为粮食银行规避经营风险,也落实了各方参与者在粮食银行中的作用与职能。
2014年9月29日,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何欣、刘日、庄晓飞一行前往北京,就“粮食银行”的问题,在国投期货相关人员陪同下,分别到中航安盟保险和财科所进行调研。在中航安盟保险,对方先向我们介绍了其在四川进行的育肥猪价格保险经验,此后共同讨论了如何利用期货市场为粮食银行提供风险管理工具的问题。最后达成共识,在正式的玉米期权上市之前,可以由国投期货设计相关的场外复制期权产品供保险公司使用,或者直接提供给“粮食银行”来对冲玉米价格大幅下跌的风险。而中航安盟在粮食银行的玉米价格保险业务上,也会秉持着谨慎严谨的态度,首先进行小量的测试,首要目标是通过探索来解决技术路径的问题,然后再实现相关业务的推广。
29日下午我们又来到财科所拜访了赵云奇老师,讨论粮食银行课题进行的现状。财科所在这个课题撰写方面的优势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可以论证“粮食银行”的相关政策是否和目前国家大的政策法规相符;二是更了解财政部的补贴政策如何执行,以及如何争取,比如补贴保险公司的保费或者是期权的权利金;三是更容易把科研成功上传至政府及监管层高层,引起更多重视。
三、国投期货在粮食银行中发挥的作用
(一)为粮食银行和保险公司提供风险管理工具
粮食银行一般都是粮食加工企业,加工企业通常熟悉现货市场和行情,企业可以通过国投期货来进行期货市场的交易,同时在现货和期货两个市场上进行操作,两条腿走路,用期货市场的交易来保护现货市场,也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调节现货市场的库存风险,灵活的操作,可以帮助粮食银行更好地管理自己的头寸和风险,实现风险最小化和利润最大化。
在行情出现下跌趋势时,企业在现货市场很难及时降低库存,这时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上卖出期货,来降低现货库存的风险敞口。在行情出现上涨趋势时,企业在现货市场上可能不能及时提高库存,这时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上买入期货,来提高现货库存头寸,规避价格上涨的风险。
例如,今年玉米的行情,截至4月底国家已经临储玉米近7000万吨,10月份新季玉米下来之前,国内市场肯定存在很大的供需缺口,我们估算大约存在3500-4000万吨,这就需要6-9月份每周的拍卖成交量在200-250万吨以上,这样的拍卖任务很难完成,后期行情明显看涨。我们就建议玉米的终端用户在玉米1409合约上做了一些多头头寸,后期价格出现近200元/吨的涨幅,有效控制了终端用户的玉米购入成本。
另外,粮食银行的稳健运行需要保险公司的密切参与,来分担转移粮食银行可能出现一些风险,而保险公司也需要把这部分风险通过期货市场转移出去,国投期货也可以为保险公司提供风险转移的工具。
(二)辅助粮食银行申请交割仓库资格和注册仓单
粮食银行作为粮食的集散地,天然具有交割仓库的很多必备条件,如较大的仓容、储备条件、出入库的能力、交通便利等。如果粮食银行能申请交易所的交割仓库资格,可以方便粮食银行进行套期保值,也能为粮食银行带来一定的交割费用方面的收入。国投期货站在期货市场的第一线,熟悉交割仓库所需资质和申请流程,与交易所有天然的亲密关系,可以辅助粮食银行进行交割仓库申请。
另外,国投期货开创了“一站式交割”的先河,在期货交割方面具备独特的优势,国投期货可以辅助粮食银行进行仓单的注册,这样一方面存放在粮食银行的粮食贴上了交易所认可的标签,可以更容易进行抵押贷款,解决资金紧张的问题。
(三)为企业、保险公司以及农民提供市场行情的投资咨询服务
(1)提供信息、研判行情
国投期货有强大的行情研发部门,二十多年来在农产品市场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每个品种都有专门的分析师长年累月的跟踪研究,在信息收集、数据分析和行情研判上都具有一定的优势,可以为粮食银行的参与主体提供各种信息、报告和行情分析的咨询服务。
(2)设计套期保值方案
在以加工企业为核心的粮食银行的体系里,加工企业、保险公司都有规避市场价格下跌的避险需求,他们都需要在期货市场做卖出套保。在什么时间、什么点位做多大比例的套保,需要国投期货为他们提供一套可靠的套期保值方案,并且在他们套期保值的参与过程中提供周到的服务,帮助参与主体切实规避市场价格的波动风险,保证粮食银行的稳定运行。
另外,未来大商所可能会推出玉米期权,国投期货也会及时对粮食银行的参与主体进行期权的培训,期权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套期保值效果。
(3)设计基差点价策略
基差点价即按照期货为远期的现货进行定价,一方面有利于卖方顺畅的进行销售,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买方规避一口价带来的价格下跌的风险。从国际经验来看,基差点价贸易是未来贸易发展的重要趋势,粮食银行作为粮食存放和销售主体,在未来也不可避免需要采用这种贸易方式,国投期货可以帮助粮食银行设计基差点价的策略。
基差点价在国外商品贸易中已经得到了普遍应用,在我国正处于方兴未艾的发展当中,目前主要在豆粕和菜粕贸易上有较广泛的使用。比如在国投期货实际业务中,某饲料厂会向某大型油厂购买豆粕1505的基差+150元/吨,即在豆粕1505合约的基础上加150元/吨的升水,构成最终豆粕合同的价格。签订合同时,油厂需要做相应数量的卖出套保,等饲料厂点价时,油厂将卖出套保平仓。这样一方面饲料厂可以确定明年5月份的豆粕货源,但不锁定价格,可以规避掉未来价格下跌的风险;另一方面,油厂提前销售了明年5月份的豆粕,锁定了一个正的压榨利润(按照进口大豆成本和盘面1505的豆油价格,压榨利润为正)。
目前国投期货仍在积极推进粮食银行项目的进展情况,相信在各方的协同下,粮食银行的项目落地与功能发挥指日可待。
 

Copyright © 上海市期货同业公会 电话:021-68401088、68401590、68400885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镜像以及链接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15366号       联系邮箱:shfa@shanghaifa.org.cn